《王府寵妾》

返回書頁

第171章

作者:

假面的盛宴

最新章節全文閱讀txt下載
薛小苒的古代搭伙之旅 一生一世笑蒼穹 雙世寵妃,誤惹妖孽邪王 深宮嬌寵:皇上,太腹黑! 醫妃輕狂:冥王,來侍寢 將軍搶親記 繁華玉錦 錦衣之下 歡喜記事 夫人世無雙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王府寵妾 書海閣小說網(www.qaawnz.live)”查找最新章節!
    ==第一百七十一章==

    “爹、娘、姐姐、姐夫……”

    瑤娘哭得泣不成聲, 猶如雨打海棠般嬌軀微顫。

    旁邊的柳兒是榮禧院的粗使丫頭, 現被抓來的當貼身丫頭使喚的。一見瑤娘哭這樣, 當即被嚇懵了。

    旁人不知道, 她們可是清楚王爺有多么寵愛蘇側妃, 說是府里還有王妃, 還有兩位側妃, 卻跟隱形人沒什么區別。尤其蘇側妃待人和善,也從不亂發脾氣,榮禧院上上下下都喜歡她。

    柳兒急惶惶就想勸, 卻被人從旁邊擠開。

    這擠開她的人正是蕙娘,蕙娘上前一把將瑤娘抱住:“瑤瑤,這是怎么了, 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姐……”

    吳氏也走了過來, 眼淚婆娑的,“是不是在這兒受了什么委屈?你要是受了委屈就和爹娘說……”

    瑤娘還是哭。

    “你這丫頭到底發生了什么事?你這是想讓你姐急死啊!”

    “姐、娘……”瑤娘一面拭淚, 一面強笑道:“我沒事, 真沒事, 就是想你們了。”

    “小寶呢?”蕙娘問。

    “小寶他、他……”

    “我小寶怎么了?二寶呢?你倒是說話啊, 是不是那個生不出來孩子的王妃, 把咱小寶二寶都抱走了?!”

    瑤娘不是不說話,她是不知道該怎么說。來之前她就想好了一切, 唯獨沒想到倆孩子怎么解釋。

    可她欲言又止的模樣,顯然讓人忍不住想多了。吳氏本就是沒見識的婦人, 什么王妃王爺對她來說, 宛如無字天書,只知道是比縣太爺還大的人,至于大到什么程度,那就不知道了。

    她還知道自己女兒是給人做妾的,做妾能有什么好?她家住的那條街上,雜貨鋪的老板就納了個妾,可惜家里養了個母大蟲,那小妾每天早上天不亮起來倒馬桶,忙一整天到晚,店里所有的事做完才讓睡覺,隔三差五還要挨打,不給飯吃。

    那日子過得喲,簡直是苦水里泡出來的。

    吳氏一想到女兒如今過得日子,心里就悔就恨,悔的是當初就不該縱著兒子把朱氏娶進門,恨得是自己沒本事管住兒媳婦,把女兒害成這樣。

    若朱氏不進門,瑤瑤自然不會被攆到姚家去,自然沒后面這些破爛事,她瑤瑤也不會遭這般苦處。

    “這還叫沒事?我可憐的女兒啊,我命苦的二妞啊,娘沒本事,娘護不住你,娘……”

    吳氏抱著女兒,凄涼大哭起來,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掉。

    “哭,哭什么哭,晦氣不晦氣?!”蘇秀才氣得山羊胡直抖索,斥道。

    換往常,吳氏會當場就嚇得不敢吱聲。

    認真說來,吳氏是怕蘇秀才的,她大字不識一個,男人卻是個秀才。秀才老爺的地位是崇高的,即使蘇秀才酸腐過頭,蘇家一貧如洗,吳氏也對蘇秀才充滿了敬畏。這敬畏中還有以夫為天的本能,在蘇家自然是蘇秀才說什么就是什么。

    可能是心里早就憋著火,可能是壓抑之下的爆發,也可能是心疼女兒的本能戰勝了另一種本能,吳氏罕見的非但沒有噤聲,反倒邊哭邊大聲道:“我為何不能哭,我哭我女兒怎么了?不是你成天嫌棄瑤瑤,我瑤兒會落得這般田地?給人做妾,孩子都不能自己養,給人當奴婢,天天挨打不給飯吃……”

    問題是吳大娘,你哪只眼睛看見瑤娘天天被人打還不給飯吃了?

    晉王回府就收到消息,當即就過了來,路上時他便心中起疑,如今看到這般狀況自然沒有露面,就在外面廊下站著。

    也是這位置巧,剛好有根柱子擋著,從外面能看見里面,從里面若是位置不對卻看不到這里。晉王也就光明正大地拿一雙幽幽的眼往里頭看,看那個瑤娘哭得委屈萬分倒在娘和姐姐的懷里,宛如受了折磨的小媳婦。

    再見她特意穿了身舊衣裳,卻肌膚粉光若膩,白里透紅,看著不顯肉,實則身上全是小軟肉。

    軟綿綿的,嫩滑滑,他最是喜歡拿手指揉搓,每次揉搓得她受不了,軟聲求饒。也是她嬌氣,還沒怎么樣,就一個紅印子。緋紅色的一朵芙蓉花襯著玉白的底兒,怎么看怎么招人稀罕……

    怎么就成天天挨打不給吃飯了?

    小騙子!

    吳氏難得氣盛了一回,蘇秀才大抵是沒防備,反而氣弱了。

    又聽瑤娘給人做妾,孩子不能養,日子過得也苦,他面色也變得復雜起來。終歸是自家的孩子,養了十幾年,哪會有不心疼的。

    “若是她老實聽家里的話,何必會走到這一步。”心里怎么想,卻和嘴里說出來是兩碼事,也是蘇秀才不會示弱,不過他心中也真是這般想的。

    “聽你的,聽你的給那何老爺當妾?有區別?!”

    “這事是玉成媳婦說的,你管她問去。當初她那種情況,給人做妾有人要都是燒了高香,難道你希望她一輩子嫁不出去,受人指摘。”

    “說來說去,你就是只在乎自己的名聲。你那破名聲有什么屁用,也就你成天抱著不丟。”吳氏今兒也算是大爆發了。

    誰也沒想到事情還未說出個子丑寅卯來,老兩口反到吵上了。

    見到如今這情況,蘇玉成臉色也不甚好看,“既然過得不好,那就家去吧。”

    “對對對,家去,家去。走,我二妞,跟娘回家。”吳氏抹了眼淚,就去拉瑤娘。

    蘇秀才也沒說什么,倒是朱氏急道:“你們把她帶回去做什么,家里那種情況,還能多養一個人?她名聲那么難聽,爹你以后有臉出去見人?娘你想讓人被戳著脊梁骨過?”

    轉頭又吼蘇玉成:“把她弄回去,你以后去當苦力賺錢養她!”

    不得不說,朱氏很會掐算人心,至少這蘇家一家人的心思,她是了如指掌的,知道對方最在乎的是什么。

    蘇秀才最要臉,吳氏最怕街坊鄰里那些小媳婦大媽大娘們拿自家事說嘴,而蘇玉成游手好閑慣了,讓他去當苦力,還不如殺了他。

    蘇秀才和蘇玉成頓時不說話了,吳氏也有幾分猶豫。

    朱氏又道:“你們以為給大戶人家做妾,是想能走就能走的?那都是簽了身契的,想要贖身得有銀子,再說了人家又不缺這點銀子,為何要讓你贖身。生是人家的人,死是人家的鬼,對于富戶人家來說,人打死了也不會讓你領家去。”

    朱氏本是想把有錢人家說得權勢大,又可惡又可怕,打消蘇家人的心思。蘇家人說白了就是普通的小民,最怕惹是生非,卻未曾想這句話招來吳氏的反感與恐懼。

    于吳氏來想,女兒不管在哪兒,總能活下去,有口飯吃。這大戶人家這么可怕,若是那不能生孩子的王妃,故意把女兒磋磨死了,就為了徹底把孩子搶過去可怎么辦?

    “孩子咱們不要了,你跟娘回去,娘養你。你爹你哥不管你,還有娘,就算娘不行,還有你姐……跟娘回家,咱不待這兒了……”吳氏就去拉瑤娘。瑤娘本是做戲才來的眼淚,這時眼淚倒是唰的掉了下來:“娘,我……”

    “娘去求那王爺,他那么大的官,肯定不會跟咱們這種人計較。他不答應娘就一直求他,你別害怕……”吳氏眼中閃爍著不安,但依舊這么說著。

    這是一片慈母心。

    在父兄都猶豫的時候,只有當娘的毫不猶豫沖出來了。

    吳氏不是不疼瑤娘,她只是沒有辦法,當初朱氏總是在家里找茬,她抱著能忍就忍的心態,這個兒媳婦得來不易,她也是這么對瑤娘說。所以當蕙娘說要把妹子接走,給家里減輕負擔,她同意了。

    誰曾想瑤娘身上竟會發生那種事,女兒家未婚先孕那是丑事,不光是丑事也是家里再也承擔不起。姚成愧疚,再加上蕙娘氣憤,就將瑤娘接走了。后來孩子生下來,兒媳婦張羅著給女兒尋人家,雖是給人當妾,但女兒那種情況,當妾總比一輩子受人指摘的強,所以吳氏依舊沒有說話。

    人們總是對于沒發生的事情,抱有美好甚至是僥幸的心態。也許會好呢,也許還能過。可當吳氏真正看到女兒過得這般苦,她忍不住了。

    她眼界淺,見識薄,她考慮不到事情的嚴重性,她就是下意識想把女兒帶走,護在自己薄弱的羽翼之下。就是明白這一切,瑤娘才忍不住掉眼淚了。

    她心里一直憋著口氣,氣爹娘對朱氏要將她賣給人做妾置之不理,氣娘總是讓她忍著朱氏,忍得朱氏在家里作威作福。

    所以她明明日子好過了,卻一直不愿和家里人有直面的聯系,可事實上若是家里人真都是壞心腸,當初她大著肚子,大抵早被打死了,哪能還能去姐姐家,把小寶生下來。

    就算她爹她哥不疼她了,她還有娘……

    “走!老夫去求那王爺,料想那王爺也是個讀書人,定不會強人所難。”

    “爹……”

    蘇秀才最是在乎顏面,從他嘴里從來聽不到‘求’這一個字。若不是如此,他堂堂秀才公出身,一個縣里超不出十個,也不至于過得如此潦倒窘迫,俱因他酸腐過了頭。

    瑤娘哭得更加厲害,蕙娘也是淚眼婆娑的走上來。

    “還有姐姐,姐姐也去求他……”

    蕙娘都出頭了,姚成哪怕明知道會遇見什么,也強笑著走上來。

    “還有姐夫……”

    “你們這弄的像是干什么,又不是生死離別。好好好,哥也去求……”

    “蘇玉成,你干什么!”朱氏一蹦三尺高,罵道:“這群人腦袋都壞了,你也壞了?”

    “你他娘腦子才壞了!那是老子妹……”在朱氏的瞪視下,蘇玉成軟了口氣:“大不了我以后多去打幾天零工,多少賺點,你就別……”

    門外,晉王站不住了。

    不過是一會兒功夫,他就成十惡不赦的惡霸,需要對方人老幾代人苦苦哀求,弄得人家一家子生死離別。

    他清了清嗓子,走進去。

    可蘇家人一點都沒有察覺到,還是福成眼見不對,忙充當報名小太監唱道:“晉王殿下駕到——”

    隨著這聲響,從門外魚貫而入十多個太監丫鬟,排成兩排跪下來。

    “拜見殿下,殿下千歲千歲千千歲。”

    這陣仗這架勢,又見那步入進來的男子格外卓爾不群,尊貴俊美,蘇家人當即就傻了。

    瑤娘臉上還掛著淚,見此忙不住給晉王打眼色,晉王沒有看她,來到首位的太師椅上坐了下來。

    丫鬟奉了茶,晉王端起茶盞,也沒有說話,只是半垂著眼皮子,撥拉著茶上的浮沫。

    下面姚蘇兩家人俱是噤若寒蟬,局促不安,連不懂事的小孩兒都嚇得縮在各自父母身后,不敢冒頭。

    見此,號稱晉王肚子里蛔蟲的福成,自然要說話了。其實方才他也在門外看著,自然明白蘇側妃這是在鬧什么。

    “諸位是蘇侍妾的家人吧?殿下路過此處,既然看到了,避面不見也屬失禮。殿下素是待人親和,禮賢下士,諸位不用懼怕局促。”

    見這位年長者比坐在那里的王爺還有架勢,王爺沒說話,他倒先說上了。朱氏忍不住道:“還未打聽您老是誰啊?”

    朱氏哪里知道這些貴人的規矩奇怪,越是地位高的人,說話越是少。尤其位高者與位低者,從來都是身邊人代為說話的。

    “咱家?”福成倨傲一笑,挺了挺胸膛,“咱家不才,乃是這王府的總管,你們可以稱呼我福總管。”

    “哎呀,原來是大總管!我是蘇、蘇侍妾的嫂子,我……”

    蘇玉成在后面拉了朱氏一把,又看大家都看著自己,她才蔫蔫住了聲。

    “你是大總管,那正好。”這時,蘇秀才上前一步,他理了理身上的文士衫,才拱手道:“吾乃蘇瑤娘之父……”

    福成伸手做打斷的姿勢,臉上帶著淺笑,卻又夾雜著高高在上的不可侵犯。

    “蘇家秀才,爾等方才所議之事不可再提。我晉王府有王府的規矩,蘇侍妾即為府中后宅女眷,當得安守本份,不可妄議其他。念爾等初犯,殿下便不做處置,還望勿要再犯,切記切記。”

    “這——”

    既為人婦,恪守婦道乃是理所應當。且蘇秀才只是一時之氣站了起來,這口氣兒被打斷了,自然堅持不下去。

    福成自然不會讓蘇秀才下不來臺面,又道:“蘇家老爺可放心,蘇侍妾雖人微言輕,但畢竟為殿下誕了兩位公子。殿下英明神武,耳目聰明,自然不會讓蘇侍妾受什么大委屈。”

    沒有大委屈,但是小委屈肯定是不管的。

    是這個意思不?

    蘇家人都聽出這層意思來,轉念在想王府里王妃畢竟是大婦,大婦刁難小婦,也是理所應當。委屈是難受點兒,但總比丟了命強是不是?

    吳氏也聽出王府是不會同意他們把女兒帶走了,淚目道:“還望王爺能體恤我女兒,我瑤瑤苦啊……”

    說著,吳氏又想大哭,被蘇秀才斥了句噤聲,才止住。

    “本王會的。”

    這是晉王進來后說的第一句話,他看了福成一眼,福成又道:“蘇家老爺一家遠道而來,想必還未調整休息過,咱家這便命人帶你們下去休息。京中繁華,無事時可出去逛逛。”

    “爹你們還是先去休息吧。”瑤娘也忙道。

    蘇秀才一眾人等,這才同下人離開了。

    臨走前,蕙娘回頭看了瑤娘一眼。她本是內心焦慮,直到見到晉王,才松下一口氣來。晉王若是棄了妹妹,當不會來見蘇家人,她心里也大抵清楚妹妹的意思了。她本就為此事為難,如此這般倒是減去了不少麻煩。

    瑤娘不著痕跡地對她點點頭,她才跟了出去。

    等人都走了,福成當即向瑤娘賠了罪。他方才那般言語,稱得上是以下犯上了。

    瑤娘渾不在意的揮了揮手,她還得感謝福成幫她圓場,不然露餡了,可就白費功夫了。

    她來到晉王身邊:“殿下……”

    晉王冷笑:“本王虐待你了,本王不給你吃飯了?”

王府寵妾最新章節地址:http://www.qaawnz.live/shu_71127.html

王府寵妾全文閱讀地址:http://www.qaawnz.live/71127/

王府寵妾txt下載地址:http://www.qaawnz.live/txt_71127.html

王府寵妾手機閱讀:https://m.shuhaige.com/71127/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171章)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

喜歡《王府寵妾》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www.qaawnz.live)

上一章:第170章 王府寵妾全文閱讀列表 下一章:第172章
极速快乐十分所有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