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府寵妾》

返回書頁

第169章

作者:

假面的盛宴

最新章節全文閱讀txt下載
嬌鸞 侯門棄女:妖孽丞相賴上門 王府寵妾 天才嫡女,廢材四小姐 田園佳婿 旺家農婦:養包子發大財 農門嬌妻:夫君,榻上撩! 富貴錦繡之大丫鬟 彼岸花開為君傾 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王府寵妾 書海閣小說網(www.qaawnz.live)”查找最新章節!
    ==第一百六十八章==

    惠王府, 黃梨木如意云紋拔步床上, 躺著一個形容枯瘦的女人。

    若是不點明其身份, 誰也料想不到此人就是曾經的太子妃, 現任的惠王妃吳氏。吳氏雖生得算不上傾城之色, 但也是端莊秀麗, 而如此卻是面色蠟黃, 皮包骨頭,瘦得嚇人。

    世子趙祚立于榻前,聲音溫和說道:“母妃, 兒子大婚就是五日后,望您的病能盡快好起來。嫣兒是個溫和的性子,品行端正, 是時定能好好孝順你……”

    趙祚說了很多話, 從聘禮送了什么,到新房安排在哪處, 到吳家那邊是什么反應, 事無巨細的有些過頭。、

    旁邊的丫鬟見到如此體貼入微的世子爺, 俱是目中異光連連, 連連心道世子爺真是孝順。這些丫鬟都是搬入惠王府中新換的一批丫鬟, 據說以前惠王妃身邊的宮女,都因其生病后脾氣暴躁都換掉了。

    這些丫鬟們浮想聯翩, 自是沒注意到躺在榻上的惠王妃眼中含著驚駭,面部表情也有些扭曲。

    其實即使她們看見了, 大抵也不會多想, 王妃生得這病太怪,整個人都癱在榻上,連一動都不能動。也辛虧這是生在王府,若是在普通人家這樣的病大概早死了。不過讓她們來看,王妃的日子也不多,就是世子孝順親娘,依舊折騰著要沖喜什么的。

    “母妃大抵是累了,兒子就不打攪了,還請母妃好好保重,兒子還等您喝這碗媳婦茶。”

    趙祚幫惠王妃掖了掖被子,又叮囑了丫鬟們幾句,這才離開。

    惠王妃猛地急喘了一口氣,整個人癱在榻上,若是細聽就能聽見細小的骨頭嘎嘣響聲。這是僵得久了,才會造成的。

    “娘娘,您又使勁了,快歇著吧,奴婢幫您擦擦汗。”

    就這么任幾個丫頭來回倒騰擦身,惠王妃心中一片凄涼。

    之前她還是高高在上的太子妃,如今竟成了這般模樣。他死了,據說死得很慘。這個據說自然是據惠王說。那件事剛發生的時候,惠王每日喝醉了都會來對惠王妃拳腳相加,這話就是那時候說的。

    惠王妃早就不想活了,可她能不能活,她說了不算。皇家不可能放任這般丑事不管,所以她安穩地度過那最初一段日子,然后某一天她就病了。

    病的那天宮里來了人,惠王妃也是這樣躺在榻上,她的兒子也在,就在門外。卻任狗奴才糟蹋她,一碗藥灌下去,她就只能這樣數著天數熬日子。

    惠王妃知道自己生了個狼崽子,趙祚打小聰明過人,卻是心腸冷硬,一點都不像太子的種。不過以前不對自己,她沒什么感覺,如今惠王妃才感覺到什么叫做寒徹入骨。

    這種冷是一點點滲到骨子里的。她兒子眼睜睜看著自己被人灌藥,一句不言,卻在之后每日晨昏定省,日日不拉,甚至會服侍她湯藥,如今又為了她要沖喜娶媳婦了。

    惠王妃冷,真得好冷,明明六月伏天,卻還是覺得冷。

    “王妃這是怎么了?”丫鬟摸了摸惠王妃止不住打顫的身軀。

    “是不是擦身冷著了?”

    “快幫王妃把衣裳穿好,若是王妃再有個什么,世子爺肯定會更傷心……”

    “世子爺真孝順呢……”

    陽光順著半透的窗格灑射進來,在地上投注了一圈又一圈的光柱,惠王妃只能看著那光柱里漂浮旋轉的浮塵。

    *

    趙祚大婚這一日很快就到了,婚事自然是在惠王府辦。

    幾個王府紛紛上門道喜,不光男人們來了,家中婦人孩子都來了。

    不同以前,這次瑤娘能很明顯感覺到幾個王妃對她的熱絡,簡直當成了自家人一般,甚至拉著她的手說了不少體己話,讓她一愣一愣的。

    最后還是慶王妃給她解了惑,因為弘景帝三番二次提到兄友弟恭之言,這兄友弟恭自然不光指男人們啊,家中婦人也是,所以幾個王府在一起空前和睦。

    大的帶著小的玩,不打不鬧,個個嘴都很甜,也知道叫人了,以往都是不是大人提點,從來不會主動叫人,如今全改了。

    大點的男孩都在前院,小點的男娃和女孩兒則在后院,和各自的母妃一處。安王妃等人去探望了一趟惠王府,回來后一面吃茶,一面說著閑話。幾個年歲錯不了多少的小娃兒則在一起瘋鬧玩耍。

    “怕是大嫂活不了多少日子了吧?”吳王妃道。

    “我看著方才那模樣,恐怕是不能好了。”哪怕是安王妃,也不免有些感嘆。

    幾個婦人都有些沉默,那日宮里發生的事,她們都知道。料想惠王妃恐怕是活不了了,只是一直沒見風聲,萬萬沒想到會事隔一年之久發生了。

    “她這個樣子,活著比死了難受,還不如死了。”魯王妃道。

    話是有些難聽,但確實是這么個理。

    “好了好了,不說她了,大喜的日子說這些不開心的作甚,聊些別的!”

    然后幾個婦人又開始聊別的話題了,瑤娘和肖繼柔對了個眼神,眼中都有些蕭瑟。

    而與此同時,前院晉王等人那邊也是一片和諧。

    包括惠王,以往最是喜歡說些不合時宜的話,大抵今兒是兒子成親,也收斂了不少。

    代王總感覺晉王在看自己,不動聲色望過去幾次,晉王都沒有看他。最后一次,他實在忍不住了,問道:“老五,你總看我作甚?”

    晉王望著他,眨了眨眼。

    晉王還沒說話,魯王倒是說上了,“三哥,你覺得五哥像似喜歡盯著人看的性子?莫是你尋常被姑娘看多了,有些敏感過度?”

    這所謂的姑娘應在一個故事里,幾個兄弟都知道,一提這事俱都笑了起來。

    代王道:“罷罷罷,你就會拿三哥打趣。”

    他失笑地搖了搖頭,像似非常無奈。他生得方臉細目,懸膽鼻,厚嘴唇。總體來說代王是兄弟幾個中長相最忠厚老實的,天生一張安分臉。既不像弘景帝,也不像魏皇后。

    別看惠王現在胖得走了形,以前惠王沒發胖之前,也是生得俊美無儔,集合了弘景帝和魏皇后所有的優點,倒是代王打從生下來便不起眼,兄弟二人簡直不像是同胞兄弟。

    這一笑鬧話題自然就岔了過去,也沒有人再提,可之后代王卻是有意無意地總去看晉王。

    且不提這些,用罷了喜酒,等瑤娘和晉王回到晉王府,天已經大黑了。

    洗漱更衣后,紅綢捧著一封信來,“娘娘,晉州那邊給您來信了。”

    一聽是晉州,瑤娘當即將信拿過來看,果然是姐姐的來信。

    去年年關之前,瑤娘讓人往晉州那邊送了一車年禮,順道報了平安并訴說了近況,押車的護衛回來時也給瑤娘帶了信。信里說蕙娘和姚成都很好,幾個小的也都很好,讓瑤娘別擔心,好好過自己的日子。

    這封信里的內容與之前那封別無不同,不過多了幾件小趣事。將瑤娘看得又想笑又想哭,笑著笑著眼淚就出來了。

    她想姐姐了。

    晉王一把將她拉過來,抱著:“你若真想你姐姐了,就接她來京里住一段時間。”

    瑤娘擦擦眼淚:“還是不了,京里最近這么多事。”

    “有事也與他們無關,你該不會以為本王護幾個人還護不住?”

    “還是不了,等情況好些了再說。”

    在瑤娘心里,晉王合該此時低調最好,她姐姐姐夫倒是不怕,可若那李氏來了惹上什么人,沒得給晉王招惹麻煩。再說,她一想到姐姐姐夫來,李氏也會來,頓時就失去所有興致。

    不得不說,這李氏也算是本事了,給瑤娘留下如此多的心理陰影。

    不過瑤娘和晉王說話這會兒,并不知道姚家人如今已經在路上了,不光有姚家人,還有蘇家人。

    提起這個,就扯到瑤娘年前往晉州送的那一車年禮。

    其實這事也是晉王安排的,瑤娘嘴里沒說,實則心里甜了好些日子。為此晉王又收獲了許多美人恩,當然這里暫且不提。

    年禮自然不光是給姚家的,蘇家那邊作為瑤娘的娘家,即使瑤娘對蘇秀才他們心中有隔閡,但作為女兒的也不可能不聞不問,所以年禮還有給蘇家的一些,不過比起給姚家的卻是少了不少。

    可恰恰就是這年禮,才引發了這場事,大嫂朱氏早就聽到些風言風語說是小姑子攀了高枝。只是到底是風言風語,做不得數,她倒也去過姚家明里暗里打探,蘇慧娘根本不愿意告訴她,于是這事也就放下了。

    這趟年禮送過去,即使瑤娘已經是撿了最不起眼的送,可堂堂王府送出去的東西,怎么可能會太差。這不就扎進朱氏的心里,硬是和姚家那邊杠上了。

    剛巧姚家那邊有個不省心的李氏,雖李氏現在已經被嚇得不敢去追究女兒怎么樣了,但并不代表她愿意看到蘇瑤娘好,明擺著朱氏此人就是條吸血水蛭,有蘇家人出頭給其添些麻煩,李氏巴不得。

    于是她就把瑤娘給王爺做妾,在王府里很得寵,那冷面王爺可寶貝她了,還給王爺生了個兒子,天花亂墜的說給朱氏聽。

    朱氏一聽,這還得了,她那小姑子竟然發達了。

    她就知道她那小姑子不是簡單人物,這不就應驗了。

    晉王,晉州的王!天老爺!

    朱氏回家一說,也把蘇家人驚得不輕,連蘇秀才那般不屑阿堵之物的酸腐之人,連著多日坐館教學生,也總是走神。朱氏和蘇玉成一合計,妹妹發達了,自然要提攜兄嫂,他們當即就想來投奔。可瑤娘去的地方太遠了,竟然在京城,兩人手中無錢,又沒出過遠門,怎么也不敢貿貿然上路。

    于是不免將主意動在蘇秀才身上,兩人也是清楚自己待妹子不好,就二人去肯定會落不了什么好,可若是父母出面就不一樣了。

    蘇秀才還要坐館,哪里愿意出遠門。

    不得不說蘇玉成此人雖是好吃懶做,沒什么本事,但也是有可取之處的,那就是嘴皮子溜。他哄蘇秀才,京城乃是天子腳下,晉王是皇帝的兒子。爹你不是一直想中舉做官老爺么,如今女婿就是天下最大的官老爺,有這么好的女婿,還怕做不了官?!

    沒考中舉人,一直是蘇秀才心中最大的遺憾,至于那進士,他是想都不敢想。而做官更是他的終究夢想,十年寒苦讀到底為了什么,說白了不就是為了變民為官。

    蘇秀才動心了,這事就好辦了,一家人商量了商量,便去找姚家人。

    其實是找姚成,說白了這一家子活了一輩子,最遠的地方就沒出過林云縣,京城他們想去也不知道路。

    從去年磨到今年,蕙娘不答應,姚成自然也不敢答應。

    后來蘇秀才惱了,讓兒子放話,既然女兒女婿不幫襯,他們就自己上路。蕙娘無奈,也是怕這群人去,妹妹又是那種軟性子應付不了,只能答應下來。

    而明擺著這就是一場大戲,李氏自然不甘落后。

    最后兩家人加起來十多口人一同上路。

    這上路事宜自然是姚成打點的,他如今已經是林云縣總捕頭了,縣太爺也得賣幾分面子。一聽說姚家人這是上京探望妹妹外甥,縣太爺便幫著打通了關節,讓蘇家人跟著驛站的人走。

    這驛站本就是傳遞官府文書及來往官員與其家屬途中食宿、換馬的地處,只要有官府出具的文書,不光路上安全有了保障,連食宿都是免費的。

    就是這種走法速度特別慢,因為每到一處,都得等,也因此姚蘇兩家人三月上路,走到六月還沒到。

王府寵妾最新章節地址:http://www.qaawnz.live/shu_71127.html

王府寵妾全文閱讀地址:http://www.qaawnz.live/71127/

王府寵妾txt下載地址:http://www.qaawnz.live/txt_71127.html

王府寵妾手機閱讀:https://m.shuhaige.com/71127/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169章)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

喜歡《王府寵妾》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www.qaawnz.live)

上一章:第168章 王府寵妾全文閱讀列表 下一章:第170章
极速快乐十分所有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