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天同獸》

返回書頁

第634章---第635章

作者:

霧矢翊

最新章節全文閱讀txt下載
修真-師姐的劍 兄長在上 第一狂妃:廢柴三小姐 神醫嫡女:帝君,請下嫁! 天道寵兒開黑店 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沉香雪 魅醫傾城:逆天寶寶腹黑爹 我和神仙結婚了 第一符師:輕狂太子妃

因未知原因,今天搜狗突然無法搜索到本站,請各位書友牢記本站域名www.qaawnz.live(書海閣全拼)找到回家的路!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與天同獸 書海閣小說網(www.qaawnz.live)”查找最新章節!
    辭別楚家人后, 楚灼他們便往古潭湖而去。

    曾經的古潭湖秘境十年開放一次。

    自從楚灼他們得到古潭湖秘境的傳承后, 古潭湖秘境再也沒有對外開放。

    據說在下一個十年, 古潭湖秘境開放的日子到來時, 眾多修煉者習慣性地趕到古潭湖邊, 準備參加古潭湖秘境的考驗, 然而古潭湖秘境卻沒如期打開。這將一群修煉者嚇壞了, 甚至引出廣元大陸那些老牌勢力,不斷地探查古潭湖秘境為何不開放。

    作為廣元大陸中一個全面對外開放的秘境,是眾多修煉者歷練之地, 若是古潭湖秘境不放開,是一件非常可惜之事。

    最后,他們當然沒能探查出什么。

    不過他們猜測, 估計古潭湖秘境的傳承早已被人所得, 完成它的使命后,秘境便不再開放, 甚至有人懷疑, 是不是那人得到其傳承后, 也得到秘境認主, 將其帶走。

    當然, 事后幾個老牌勢力證明,古潭湖秘境還在, 卻已不會再對外開放。

    起初的時候,每隔十年仍是有修煉者不死心地來到古潭湖, 想要看看能不能有奇跡發生, 萬一古潭湖秘境哪天又開放了呢?

    然而十年過去,二十年過去,三十年過去……一百年過去,兩百年過去,古潭湖秘境依然沒動靜。

    廣元大陸的修煉者們終于明白,古潭湖秘境是不會開放了。

    于是漸漸地,再也沒有人來古潭湖這邊,連帶著古潭湖邊的古潭鎮也漸漸沒落,最終變成一個無人小鎮。

    古潭鎮原本就是依托古潭湖而存,鎮上的靈氣稀薄,沒有什么修煉資源,也唯有每隔十年古潭湖開放時,吸引修煉者前來投宿交易,積攢人氣。

    如今沒有古潭湖秘境,修煉者不再來此地,甚至少有人經過,久而久之,這小鎮也不復存在。

    楚灼他們從穿梭艦下來時,路過古潭鎮,發現古潭鎮里已經沒有人煙。

    原屬于古潭鎮的地方,只留下一些被風干的房屋框架,被歲月湮沒。

    接著他們朝古潭湖而去,發現一路上不說人,連只妖獸都沒看到,沒想到古潭湖一帶荒蕪至此。

    古潭湖的湖水平靜而清澈,湖邊的蒿草茂盛,兩百年的荒蕪,對它并無影響。

    萬俟天奇拿出鏡送給他們的樊梨樹的梨花瓣。

    將靈力輸入梨花瓣后,平靜的古潭湖水開始涌動起來,很快就出現一條通往湖底的路,路的盡頭是一條空間通道,通向古潭湖秘境。

    幾人走進去,進入空間通道后,任由其將他們拉到古潭湖的傳承之地。

    古潭湖的傳承之地的小屋前,樊梨樹依然花開不敗,潔白的梨花隨風飄蕩,美得如夢似幻。

    梨花樹下,是一道凝實的身影,廣袖流云,烏發高綰,眉目沉凝,安靜地凝視著他們,恍惚之間,仿佛讓人置身上古之時,看到上古時期人族中最強大的大能。

    風彩華姿,教人神往。

    楚元蒼饒有興趣地打量這位上古時期的人族大能留下的神念。

    如今他的神魂已經凝聚,擁有完整的三魂六魄,若是不清楚的人,還以為這是一個活生生的修煉者。

    上古時期,那是一個聚集了百族、神族、人族和神獸、大妖獸的時代,各族能者輩出,精彩紛呈,天材地寶無數,引得后人神往不已。

    生活在那年代的人族是幸運的,同樣也是不幸的。

    人族在夾縫中努力地生存,擁有得天獨厚的資質,卻也受到各族的壓制,艱難地成長。

    而每一個能扛起人族興起重擔的人族大能,都無比的優秀。

    鏡的前身——鏡澤君,便是一個教人神往不已的存在。

    鏡看到他們,神色依然平靜淡斂,不以物喜,不以物悲,唯有雙眸深處的波動,讓人明白,他并非無動于衷。

    “阿鏡,好久不見。”萬俟天奇高高興興地打招呼,仿佛一個許久未見的老朋友。

    楚灼也朝他微笑。

    封炤變回人形,說道:“不錯,你的神魂確實已經凝聚完成。”

    鏡的目光從眾人身上滑過,朝他微微頷首,【所以,我的肉身就麻煩前輩了。】

    雖只是神魂,但他的神魂凝聚到可以感知封炤身上纏繞的規則的程度,明白封炤今非昔比,實力之強,已然走到這個世界的最頂端,隨時可能成神飛升。

    成神飛升,是所有踏上這條修行之路的修煉者最終所盼。

    封炤一口應下,重塑肉身的材料,秘境里就有,鏡早已收集齊全,只需要封炤動手幫忙即可。

    不過封炤也不急,他問道:“你說有事要告訴我們,可是什么?”

    鏡沒有說話,而是看向楚元蒼。

    “這是我爹,楚元蒼。”楚灼介紹道。

    鏡看了看父女倆,薄唇微啟:【你們的面相不像,且沒有血緣牽絆。】

    楚元蒼頓時炸毛,“誰說我們不像啦?這是我閨女,就算不是我生的,也是我閨女,我們可像著呢。誰說父女之間,一定要血緣牽絆?就算沒有血緣牽絆,我們也是父女!而且,阿灼體內可是有我的精血,這不是血緣牽絆么?”

    萬俟天奇和楚灼見他激動得脖子都紅了,趕緊安撫他。

    只要涉及到他閨女的事情,楚爹總是比較容易激動。

    鏡安靜地看著他,不為所動,仿佛沒將他這點憤怒放在眼里。

    他繼續道:【你們可知百族?】

    “你是說上古百族?”楚灼意外地看他。

    鏡微微頷首,【上古百族,上古神族,這兩個種族,是上古時期的兩大種族,主宰著上古大陸。因這兩族間爆發的一場曠世之戰,導致上古大陸分裂,變成如今的大荒界。】

    在場的人對這段歷史都有所了解。

    雖然上古距離至今已經過去很久,不過封炤和他們說過一些,又有一些人族的老牌勢力保存著些許關于上古時期的資料,該知道的東西也不少。

    【你們可知導致上古大戰的可是為何?】鏡又問他們。

    “不是百族和神族理念不合引起的么?”萬俟天奇說道。

    楚元蒼嗤了一聲,“神族素來不岔百族對他們的壓制,恨不得消滅百族,會起戰事,是遲早的事。”

    楚灼搖頭,“當年的事情太過遙遠,我們能知道的也不多。”

    封炤若有所思地看他,“你已經擁有鏡澤君的記憶?”

    鏡輕輕地嗯一聲。

    萬俟天奇和楚元蒼都忍不住一愣。

    作為一縷神念被留下來,鏡能繼承的唯有秘境主人鏡澤君的一段記憶,而這段記憶只是讓他守護古潭湖秘境,將來找到適合的人族,將他留下的傳承傳遞下去。如果鏡沒有自己誕生靈智,依然是那縷兢兢業業地完成主人留下的任務的神念。

    【我凝聚出完整的神魂后,就得到鏡澤君大半的記憶。】鏡說道。

    “那你是鏡澤君?”萬俟天奇驚訝地說。

    鏡搖頭,【我雖得到鏡澤君的記憶,卻只是建立在神魂完整的基礎上,通過秘境所得,并非是鏡澤君本人。】

    聽罷,萬俟天奇也不失望,笑著恭喜他。

    雖然鏡澤君確實值得敬重,但他已經隕落,留下的神念誕生新的靈智,也算是繼承他的衣缽而存,是鏡澤君的另一種延續,他們還是為鏡澤君高興的。

    發現話題扯遠了,楚灼忍不住上前,問道:“你剛才的話是什么意思?”

    上古時期的神族和百族之間的大戰,難不成還有什么內-幕?

    鏡澤君的目光終于看向她,那眼神十分的奇特,他不答反道:【第一次見到您時,吾就覺得您很不可思議。】

    除了萬俟天奇,其他三人都注意到,鏡澤君對楚灼稱“您”。

    這是一種敬稱。

    能讓一個曾立于力量巔峰的人族大能的神念稱“您”,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楚灼心中微微一跳。

    【吾亦未想到,您竟然是百族族長轉世。】鏡輕輕地說。

    萬俟天奇和楚元蒼皆吃了一驚,唯有封炤十分平靜。

    “難不成你以前見過百族族長?”萬俟天奇追問,一臉好奇。

    鏡輕輕頷首,【鏡澤君見過,吾在他留下的記憶里,見過百族族長。】他的目光依然落在楚灼身上,多了幾分波動和探究,【鏡澤君的記憶里,有您當年以身補天罡地煞之事。】

    “不是失蹤么?”楚元蒼急切地說。

    鏡搖頭,【并非失蹤,百族族長以身補天罡地煞,進入天地輪回,方得以保全上古大陸。】他頓了下,【每一個輪回即夭亡,卻是神族之詛咒。】

    一時間,眾人久久無言。

    鏡又看向楚元蒼,【吾亦知,你是守護百族族長之星曜。】

    楚元蒼瞥他一眼,然后低下頭,沒有說話。

    作為一個得到上古大能記憶的神念,當年之事,沒有比他更清楚。卻是因為從他這里了解到更詳實的事實,才讓星曜一族更難以忍受。

    他們星曜一族沒能守護住族長。

    百族之敗,由此而生。

    【神族,雖是罪魁禍首,亦是無辜。】鏡突然說。

    “什么?”萬俟天奇差點蹦起,“你怎么能說神族無辜?神族屠殺那么多百族之人,怎么無辜?神族是罪魁禍首這點,我們承認,但他們確實不無辜。”

    封炤沒說話,只是探究地看著鏡。

    鏡的神色從此至終十分平靜,他凝視著楚灼,繼續道:【一切,皆因罪妖而起。】

    。。。。。。

    “為何?”

    楚灼問,不由想到鴻蒙之境的日蝕火崖中的罪妖留下的上古洞府。

    罪妖洞府的主人名叫悲月,來自渡罪淵。渡罪淵是罪妖的流放之地,且那些罪妖可以鑄造半神之器,欲將其獻于四方靈宿的百族族長,以期得到時命珠,得以洗去體內另一族的血統,凈化血脈……

    從悲月的敘述來看,罪妖一直渴望在兩族之中,得到某一族的承認。

    所以他們只能無奈地洗去體內另一族的血脈,選擇成為其中一族。

    悲月希望成為神族。

    也有其他罪妖像封璃那樣,希望成為百族。

    不管是神族還是百族,皆有其優秀的一面,選擇成為哪一族,亦是罪妖們的自由。

    一瞬間,楚灼想到很多,但雙眸仍是眨也不眨地盯著鏡,想從他那里得到一個答案。

    其他人亦然。

    鏡平靜地說:【罪妖乃是兩族結合的產物,卻不被兩族接受,被流放至渡罪淵,被定義為“罪”,他們并不甘心。】

    這是必然的。

    作為一個局外人,萬俟天奇對此倒是看得很清楚。他想,雖然萬物眾生不能選擇自己的出生,但生下來卻低人一等,被人為地定義為“罪”,流放至環境惡劣的渡罪淵,只要有靈智的,都會無法接受這樣既定般的命運——特別是被硬塞過來的命運。

    強者可以為弱者定下規則,但被迫接受規則的人心里會不會不甘心,卻不能控制。

    【妖罪不甘心,他們想要改變這樣可悲的命運。然而,改變命運的方式只有一個,即是得到百族族長賜下的時命珠,洗去體內另一族的血脈,成為其中一族……】

    這事在場之人皆在悲月洞府中知道,也知道渡罪淵當年有不少罪妖合力鑄造出鴻蒙金劍,即是為了獻給百族族長,以得到她賜下的時命珠。

    【唯有時命珠可以改變罪妖之命運。】

    【然而,卻有一部份罪妖并不是這般認為。他們……】鏡的目光穿過傳承之地的湖水,望向遠方,【他們想要毀掉兩族,只要沒有兩族,他們不再是罪妖。】

    “什么?”萬俟天奇驚呼一聲,馬上明白其中的聯系,“所以上古大戰其實是罪妖挑起的?”

    鏡先是搖頭,又頷首,【上古大戰,確實有罪妖插手,不過更多的是兩族之間的矛盾,已經無法調解,戰爭遲早會到來。在百族族長失蹤后,兩族之間的大戰終于爆發,無人能解。】

    而罪妖,不過是利用這點,暗中推波助瀾。

    “那我們族長的輪回呢?”楚元蒼赤紅著眼睛,低聲咆哮,“又是何故?”

    【亦是罪妖,這是罪妖不可饒恕之罪。】鏡說,【所以,一切皆因罪妖而起。】

    罪妖一出生,就被定為“罪”,不被兩族接受,驅逐于渡罪淵。

    他們在渡罪淵中流浪,想要改變命運,發明諸多東西。

    罪妖是原罪,也是奇跡,他們在發明和鑄造方面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不管是鴻蒙金劍,還是逆天改命的輪回冊,都被罪妖發明出來創造出來。

    可惜,當時無一人祭覺到罪妖這項天賦。

    經過長時間的醞釀,罪妖漸漸地演變成兩個極端。

    一部份的罪妖希望通過時命珠洗去體內一半血脈,或成為百族,或成為神族,以期能被族人接受;一部份罪妖卻不接受被強行安排的命運,想要掌控自己的命運,憑什么要為了迎合那兩族,而洗去自己身上的一半血脈?

    如若被洗去一半血脈,罪妖的天賦也會消失。

    既是如此,上天為何要創造出罪妖這樣的生靈?

    為什么不是神族和百族消失?

    只要這兩族消失,罪妖就不再是罪,是被天地規則承認的生靈中的一員。

    為此,這一半罪妖迅速地團結起來,開始策劃一場變革,足以改變上古大陸主宰者的陰謀。

    罪妖首先盯上的是百族族長。

    只要百族族長隕落,沒有時命珠,另一半的罪妖就無法再洗去一半血脈,只能跟著他們一起造反,一起抹殺兩族。

    于是罪妖憑借其天賦,私下創造出更加可怕的東西。

    【吾亦不知罪妖當時做了什么,據聞是百族族長第一個察覺到天地的變化,發現穩定大陸的力量——天罡地煞不受控制,變成力量之柱,撐開天地。若是任其將天地整合,整個上古大陸,將不保。】

    【當時,曾有人和百族族長大戰一場,后來百族族長將其擊敗,跳下由天罡地煞凝聚而成的力量之柱,以身將其填補,壓制天罡地煞的力量之柱。百族族長由此失蹤,之后,兩族大戰爆發……】

    鏡的敘述非常平緩無趣,像是將一則記憶念出來,卻教人久久無法言語。

    楚灼失神地看著前方。

    她想起在九幽冥地的上古戰場,被時命珠帶回上古時所見的一幕。

    當時百族族長確實和一個人戰斗,后來她跳下那力量之柱,力量之柱消失,她再也沒有出現過,星曜一族的祖先痛哭失聲。

    之后以星曜為首的百族聚集其中,他們心甘情愿地獻出生命。

    楚灼如今方明白,星曜一族應該是第一個發現百族族長無奈進入天地輪回,為尋回百族族長,不惜以身獻祭,追隨其而去,只愿千百年后,族長再次歸來。卻未想,神族戰敗后,會以其之精血,詛咒于進入天地輪回的百族族長,使其世世夭亡。

    氣氛變得沉重起來。

    然而鏡對此卻仿佛一無所知,朝封炤道:【前輩幾時可以為我重塑肉身?】

    封炤面無表情地看他一眼,又看向失神地站在那里的楚灼,任性地說:“現在沒心情。”

    鏡:【…………】

    瞬間,萬俟天奇覺得鏡挺可憐的。

    不過鏡顯然心性非同尋常人,繼續問:【前輩幾時有心情?】

    “灼灼現在心情不好,我沒心情。”封炤朝他招招手,說道:“來,和我們說說,當年對百族族長出手的罪妖,有哪些?是哪個最先提出滅兩族的罪妖?”

    鏡思考了下,搖頭道:【鏡澤君的記憶里并未有這些,只知道是一群罪妖。】

    封炤冷冷地看著他。

    鏡于是明白,只要楚灼心情不好,這位是不肯給他重塑身體的。

    他悠然飄到樊梨樹上,淡淡地端坐在那兒,給這群人平復心情的時間,仿佛剛才追問封炤的“人”不是他一樣。

    萬俟天奇不禁佩服他的淡定。

    楚家父女倆沒顧得上理會這一神念一神獸。

    楚灼仍是在失神中,楚元蒼雙眼赤紅,顯然仍未能從當年的真相恢復過來。

    不知過了多久,楚灼方才開口道:“阿炤,給他重塑身體罷。”

    封炤一直站在她身邊,聽罷仔細地看了看她,沒說什么,問明白鏡準備的材料在何處,便進入湖心島的木屋。

    等封炤進去后,鏡突然想到什么,對楚灼道:【您不必憂慮,其實您正在覺醒。】

    “什么?”楚灼抬頭看他。

    楚元蒼和萬俟天奇也被他的話驚得盯住他。

    鏡依然是一副平靜的模樣,【您身上有時間的痕跡,您應該是重復過一次相同的人生,即在這一世。】

    楚灼沉默了下,抬頭問他,“你怎么知道?”

    【我是鏡澤君的神念,可以看到。】

    這話雖然牛頭不對馬嘴,但楚灼卻聽明白了。

    作為當年立于人族巔峰的大能,鏡澤君無疑是強大的,人族雖然在各族中力單勢卑,但每一個人族強者皆有屬于自己的強大之處。鏡澤君是最接近成神之人,自然可以窺探到她身上的微妙之處。

    楚灼身上最微妙的地方,即是時間。

    時間曾詛咒過她,也曾保護過她,甚至允許她多次輪回。

    她就像一個被時間寵愛的生靈,又像一個玩弄了時間的人,所以被時間寵愛,又被其詛咒,矛盾之極。

    這時,封炤從木屋推開門出來,來到鏡面前,問道:“你說的可是真的?”

    鏡平靜地點頭。

    封炤于是笑了,這回沒說什么,重新進木屋,給他煉制肉身。

    只有萬俟天奇一臉懵逼,不知道他們在說什么。

    楚元蒼若有所思地看著他們,也察覺出點東西來。

    楚灼坐在樊梨樹下的一塊石磯上,望著湖面發呆。

    當然,這是萬俟天奇眼中的情況,事實上,每當這時候,她只是在思索。

    萬俟天奇看了會兒,覺得有些無聊,就跑進木屋,去看封炤為鏡塑造肉身的情況。楚元蒼關心他閨女,懶得理會,陪楚灼一起蹲在湖邊發呆。

    鏡則好奇地探究著這兩個百族。

    他雖然誕生靈智,也即將擁有自己的肉身,但他其實仍是個沒有人類七情六欲的神念轉化而來的生靈,對很多事情都是不懂的。

    所以他喜歡觀察其他的生靈,特別是人心復雜的人族,更是他觀察的對像。

    楚灼被他觀察久了,忍不住轉頭看他,笑問道:“你看什么?”

    鏡老實地說:【你害怕么?】

    “怕什么?”

    【你的命運,百族的命運,還有藏在暗處里顛覆兩族的罪妖。】鏡慢慢地說。

    楚灼搖頭,“其實沒什么好怕的,只是有些不太明白。”

    至于不明白什么,她沒有說,鏡也乖乖地沒有問。

    楚元蒼忍不住瞪了鏡一眼,他閨女身上的壓力已經很重了,他還來這里嘰嘰歪歪,要不是沒辦法對他動手,真想一槍捅過去。

與天同獸最新章節地址:http://www.qaawnz.live/shu_1237.html

與天同獸全文閱讀地址:http://www.qaawnz.live/1237/

與天同獸txt下載地址:http://www.qaawnz.live/txt_1237.html

與天同獸手機閱讀:https://m.shuhaige.com/1237/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634章---第635章)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

喜歡《與天同獸》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www.qaawnz.live)

上一章:第633章 與天同獸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章:第636章
极速快乐十分所有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