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天同獸》

返回書頁

第353章

作者:

霧矢翊

最新章節全文閱讀txt下載
外室 輕狂 邪帝狂后:廢材九小姐 男主高攀不起,告辭 重生最強女神:帝少,放肆寵 至尊瞳術師:絕世大小姐 鬼醫傾城,冥帝爆寵小毒妃 重生校園:最強逆天女神 徒弟個個想造反 殘王霸寵:重生逆天小毒妃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與天同獸 書海閣小說網(www.qaawnz.live)”查找最新章節!
    封炤哪里沒看出她的緊張和猶豫,心知有異,想要直接詢問,又擔心他們之間好不容易緩和的氣氛再次變僵硬。

    封炤就算自信心突破天際,也明白楚灼自從見到自己人形的模樣時,反應很不對勁,并非他曾經想像的那般,看到他化形后,她會高高興興地撲過來,給他當媳婦。

    反而處處透著抗拒與拒絕。

    他不知道哪里搞錯了,為何楚灼的反應如此奇怪,縱使他曾經也覺得小姑娘某些行為透著古怪,卻因為是她,所以不想探究。

    難不成和她以前的古怪行為有關?

    封炤心中千回百轉,面上并不顯,盡量壓制著自己的脾氣,溫和地看著她。

    果然,楚灼的緊張緩和許多,她抿了抿嘴,仿佛下定決心,說道:“我覺得魅媿是為我來的。”

    封炤的神色微動,不過面上并沒什么太大的反應,依然一副耐心的模樣。

    這讓楚灼感覺到安心,心情更輕松了,身體也不再緊繃得厲害。

    她繼續將自己如何在時間海中被人救上來的情況告訴他,以及關于她的一些猜測。

    “聽烏管事說,當時我是被時間之浪送過去的,他們救我時,我好像在時間海中飄了許久。”說到這里,楚灼又忍不住皺起眉,“烏管事說,唯有被時間承認的人,才能被時間之浪送過來。這樣的人不是沒有,但很少。”

    所以,作為少數中的一員,還被魅媿隔三岔五地襲擊,楚灼心里不是不擔心的。

    如果只是低級的魅媿還好,但卻接連來了兩只高級魅媿,第一只高級魅媿被烏主擊退后,雖然不再出現,但楚灼直覺它在時間海的暗處窺視。第二只高級魅媿的實力更強,甚至它根本沒隱藏,就這么尾隨在他們船后,一群修煉者都被它的反常之舉弄得緊張不已。

    楚灼不知道是否有人將魅媿的反常之舉聯系到她身上。

    但她知道,能在時間海活下來的修煉者都不是蠢的,特別是烏主船上那些曾經見過她被救上來的修煉者,遲早會猜出什么。

    先前是礙于烏主,他們不好隨意討論。

    現下是懾于封炤,同樣不敢隨意討論,只怕已經心知肚明。

    還有重要的一點,楚灼被烏主從時間海救起時,封炤他們早已回到白璃域。

    意思是說,在她和封炤他們在空間通道失散后,之后封炤趕回白璃山,接著出動白璃域的修煉者去尋找失散的人時,曾有半年的空白時間,楚灼不知所蹤。

    可能是已經流落到時間海,也可能在其他地方。

    但楚灼對此沒有絲毫印象,在她醒來后,她已經身在時間海,被人救到船上,而且受傷極重。

    難不成她當真在時間海中飄了半年,而且還是無意識地飄?

    這樣都沒被魅媿殺死,或者被骨妖拖進海里,那她到底有多幸運?可能么?

    楚灼傾向于這半年的空白時間,她其實并不在時間海里。

    聽完她的猜測后,封炤忍不住仔細看她。

    楚灼此時一心只想弄清楚她身上的異常,便也由他看著,心中千回百轉,顯得有些漫不經心的。

    她以為封炤是神獸,血脈高貴,生而知之,還有血脈傳承,一向是他們中知道最多的,指不定能知道些什么。

    然而,她卻聽到封炤說:“確實有些奇怪,我也不能確定。不過……”

    楚灼認真地看著他。

    他的眉梢眼角透露出絲絲的冷酷,“不管是什么原因,不管是時間海的怪物,還是那些修煉者,無人能傷你。你且放心,有我在!”

    這是重逢后,他不知道第幾次表明對她的保護,沒有條件、沒有猶豫!

    楚灼眼眶微熱,忍不住悄悄別開臉。

    她對上輩子的事情耿耿于懷,豈知不是因為死得太過突然,也糊里糊涂的,這輩子弄明白她的死和白璃域之主其實沒有關系后,其實她也在慢慢地釋然。

    唯一無法釋然的是,這個人為何對她如此好?

    經歷兩次死亡后,她的心思已不復當初,在這個修煉界,她每行一步,皆帶著目的和算計,衡量得失,無法再恢復曾經的天真純粹。曾經在應龍大陸的龍脈,當封炤驅除應龍大陸的修煉者時,她被它展示出來的強大弄得心湖震動,產生某種懷疑。

    她甚至開始懷疑,難道當初真的是她無意中撿到它的么?

    她何德何能,讓一只在大荒界中呼風喚雨的強大神獸留在她身邊,陪著她一起玩升級晉階的游戲,只怕她的那些手段,在他面前,極為可笑吧?

    好不容易將眼眶的熱意眨退,等楚灼重新轉過頭時,突然發現坐在身邊的男人不見了。

    她猛地站起身,感覺到什么,扭頭看過去,就見蹲坐在床上的小妖獸。

    楚灼:“…………”

    小妖獸依然萌萌噠的,雙爪子揣在面前,毛茸茸的尾巴繞到腿間,瞪大一雙圓乎乎的眼睛,歪著腦袋時,依然可愛得不得了。

    楚灼木然片刻,就見它叼著被子,然后伸出一只爪子在被窩拍了拍,示意她過來休息。

    楚灼的心情又有些復雜。

    她覺得這只獸一定是發現自己對他的獸形沒有絲毫的抵抗力,與其用人形面對她,不如用獸形,再來個歪頭殺,只能丟盔棄甲。

    事實上,楚灼面對獸形的阿炤,比面對人形的封炤確實自在多了。

    男人和小毛團是不一樣的。

    男人存在極強的侵略感,就算他只是安靜地坐在那里,渾身的氣勢仍讓人承受不住,無法忽略他的存在。小毛團就不一樣,會讓她忍不住忽略其他,像以往那般,遇到什么事情,喜歡和它商量,將它當成小輩一樣寵愛。

    楚灼順勢坐回去,盯著他半晌,突然問道:“阿炤,你為何對我這般好?”

    小妖獸的尾巴下意識地甩了甩,一雙異瞳滑過明亮的光芒,心里暗忖:當然是因為你是我媳婦啦!

    不過這話他下意識地知道最好不要說出口,萬一她害羞后,又和他客客氣氣的可不好。

    于是他跳到她肩膀上,用尾巴掃掃她,傳音道:【因為你救過我。】

    “什么?”楚灼有些糊涂。

    【你八歲那年,在晉天大陸的時候。】

    楚灼臉色變得有些古怪,轉頭時,見它雙目緊緊地盯著自己,尾巴圈到面前,雖然是一張毛臉,但好像有些緊張。

    她心中一軟,將它從肩膀捧到手上,摸摸它的背,說道:“你是說,當時我將你撿回家的事情么?”未等它點頭,她悵然道:“你是神獸,縱使我不撿你,你也沒事。”

    更何況當時她在楚家就是個尷尬人,被家族忽視,根本沒什么好的藥材,對他的傷束手無策,最后是他自己痊愈的,和她真心沒什么關系。

    唯一要扯得上關系的,就是她撿回他,給他一個休養的環境。

    【你撿我回去,也算是救命之恩。】它頓了下,雙瞳盯著她,用一種慢吞吞的語氣道:【我聽一些人修說,救命之恩,要以身相許……】

    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它用尾巴半掩著臉。

    楚灼:“…………”云南筆趣閣 www.ynbike.net

    楚灼一個手抖,手上的小妖獸被她拋到床上。

    她完全傻了。

    ***

    時間海上終年霧氣彌漫,霧氣便是魅媿的武器。

    自從那只高級魅媿沉在平靜的海中,綴在船后,不緊不慢地跟著船行時,所有的修煉者感覺如同頭頂懸著一把刀,精神處于一種緊張的狀態。

    不過當發現這只高級魅媿真的什么也不做,就只是這么跟著,修煉者緊張的情緒緩解幾分。

    他們覺得,估計是魅媿忌憚船上的白璃域之主,所以它不敢輕舉妄動。

    如果是這樣,自然再好不過,只要能平安地離開時間海,便能擺脫它。

    魅媿是無法離開時間海的。

    金烏和朱厭奉命盯著海中的魅媿。

    這只魅媿實力強大,擁有一副絕世姿容,它安靜地躺平靜的海水中,隔著水鏡一般平靜的海面,仿佛一副被時光駐留的名畫,美麗得讓人心頭發毛。

    金烏對朱厭感慨道:“它長得真美,我覺得就是大荒界第一美人的蒼藍域之主在它面前也相形失色。”

    朱厭一副惡寒的模樣,“你別亂說,要是讓蒼藍域之主知道你拿她和魅媿比,一定會找你挑戰。”

    金烏冷笑,“老娘怕她不成?她敢來,就讓長乘大人收拾她!”

    朱厭無語,“你自己打不過,找長乘大人算什么?長乘大人的名聲就是被你們這些家伙敗壞的。”

    金烏又哼一聲,突然想到什么,奇怪地問,“對了,最近怎么沒見到長乘大人?”

    朱厭也有些奇怪。

    兩人互視一眼,異口同聲地說:“難不成又被老大關小黑屋了?”

    ****

    長乘確實是在關小黑屋。

    他癱坐在地上喘息,渾身的衣袍破破爛爛的,天神杖被他丟到一旁,忍不住抱怨道:“老大,你最近怎么回事?難不成和楚姑娘吵架了?”

    黑暗沒有絲毫的聲音傳來。

    長乘也不在意,繼續出餿主意,“她修為那么低,咱們一根手指頭都能碾了她,你有什么好顧忌的?不要慫,直接上!”

    一道靈光擊過來,長乘被拍翻。

    他哎喲叫了一聲,仍是嘴賤地說:“老大,和我說說唄,咱們域主夫人怎么惹你了?”

    這次,終于響起封炤的聲音:“沒有舉辦又修大典,叫什么域主夫人?”

    長乘見他終于吭聲,精神振奮起來,“那回去就舉辦!咱們廣發邀請函,就不信那些家伙敢不來參加。”

    封炤從黑暗走來,盤腿坐在他面前,用一雙變成金色的眼睛定定地看著他。

    長乘被他看得毛骨悚然。

    “老大,你看我做甚?我的肉一點也不好吃,硬綁綁的,又老又柴,你千萬別吃啊。”長乘擔心地說,想起第一次見面,他差點被老大咬一口嘗味道的模樣,至今想起,仍心有余悸。

    當時他也是這么看著自己,眼中的食欲讓他心都涼了。

    神獸都是一群沒節操的貨色,無物不吃,在他們眼里,所有的生靈都是食物。

    封炤嗤了一聲,“本大爺像是吃人的獸么?”

    像!長乘不敢說,只好道:“不像不像,老大英明神武,對吃的可是很挑,哪里會生吞血肉?老大,你有什么煩惱盡管和我說,我給你出主意。”

    封炤不屑地看他一眼,拍拍衣袖,起身離開。

    長乘覺得自己被他鄙視,十分不開心,嚷嚷道:“老大,你別小瞧我,我可能很能干的。你是不是和你媳婦吵架了?要不要讓金懷和朱厭去開解一下她?”

    “本大爺怎么會和她吵架?別胡說!”

    伴隨著這道自信強勢的聲音,長乘被丟出黑暗,回過神時,人已經出現在第四層。

    長乘腹誹,要是沒吵架,為何不好好地和他媳婦親熱,反而將他拖到領域里捧?分明就是舍不得揍他媳婦,拿他當出氣簡單筒!

    ***

    將長乘揍一頓后,終于神清氣爽的某人重新變回一只獸,朝第五層的房間跑去。

    房間掩著,它用身體推開門,就看到盤腿坐在兇獸皮毛上打坐修煉的人,走到她面前,然后蹲在那兒看她。

    楚灼睜開眼睛,見到蹲坐在那里的小妖獸,忍不住問道:“你這幾天去哪里了?”

    小妖獸歪著腦袋,一副無辜的模樣,【找長乘聊天,他心情不好,讓我陪著。】

    楚灼懷疑地看他,直覺不太相信。不過她和長乘不熟悉,這船上唯一熟悉的是這只小妖獸,不相信他還能相信誰?

    楚灼嘆息一聲,朝它伸出手。

    這是自上回他說出“以身相許”的話后,楚灼第一次朝它伸手,封炤十分激動,跳到她手上。

    而且更幸福的是,她不僅朝他伸手,甚至還像以往那般,竟然將他抱到懷里,溫柔地給他梳毛,捏著他的小爪子。

    封炤激動地想,她是不是覺得“以身相許”這個報恩的方式最好?

    正在它美滋滋時,就聽到她歉意地說:“對不起。”

    小妖獸仰起腦袋看她,似乎有些不解,尾巴習慣性地掃掃她的手,表示自己不在意。

    楚灼失笑,繼續道:“我知道,是我以往做的一些事情讓你誤會,我在這里向你道歉。”

    封炤心中一緊,她這是什么意思?

    “但你應該知道,我從來沒想過找道侶,以前……我不知道你是白璃域之主,所以做出很過份的事情,讓你誤會………不過以后不會了……”

    聽到這里,封炤再也維持不住淡定,從她手心跳出來,靈光一閃,變成一個俊美不凡的白衣男人,沉著臉,冷冷地看著她。

    楚灼被他看得有些心悸。

    仿佛感覺到她的害怕,他的神色稍緩,盡量克制住自己的脾氣,溫和地說:“很快就要離開時間海,等回白璃山再說好么?”

    楚灼遲疑地點頭。

    被他這么一打岔,楚灼到嘴的話再也說不出來,等他再變成一只小妖獸,親親熱熱地滾到她懷里,用毛茸茸的爪子搭著她的手時,楚灼哪里還能拒絕。

    她抱著懷里撒嬌賣萌的小妖獸,懷疑事情怎么會變成這樣?

與天同獸最新章節地址:http://www.qaawnz.live/shu_1237.html

與天同獸全文閱讀地址:http://www.qaawnz.live/1237/

與天同獸txt下載地址:http://www.qaawnz.live/txt_1237.html

與天同獸手機閱讀:https://m.shuhaige.com/1237/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353章)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

喜歡《與天同獸》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www.qaawnz.live)

上一章:第352章 與天同獸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章:第354章
极速快乐十分所有网址